大嫂的媽媽


我是個18歲的大一生,有個大我10歲的哥哥,哥哥剛結婚幾個月,大嫂在我眼中看起來其實並不漂亮,身材也不算頂好的,比較引起我注意的,反而是大嫂的媽媽。
我第一次看到大嫂的媽媽是在陪我老哥去提親的時候(雖然是自由戀愛,但禮俗免不了的)。
那時她穿著一套淡粉紅色的連身禮服,前面低胸,可以看的到乳溝,我相比一下,發現大嫂的怎麼那麼小,露出來的雙手是多麼的纖細,皮膚雪白,裙子側面也開叉到膝蓋,露出那美麗的小腿。
總之,身材好的沒話說,完全無法想像她是兩個孩子的媽,而且已經四十多了。
再那之後我就時常想著她那美麗的身影打著槍。
大嫂的娘家算是有錢的,在山區有一間私人的別墅,假日嫌來無事就去別墅度假但大嫂的父親在四年就車禍過世了,從那之後他們家便只有三個人,大嫂,她媽媽以及她弟弟。
有一次假日,大嫂的媽媽邀我們去他們家別墅玩,那是大嫂的弟弟去打工並不在家,只有大嫂的媽媽在(大嫂已經嫁到我家啦),於是我老媽便帶著他們夫妻倆和我一起去。
那天他仍然穿的很正式,一身像上次一樣連的身禮服(她好像蠻愛這樣穿的),只是換顏色而已晚上吃飯時間,她是主人,我是客人,又是年紀最小的,所以自然就坐到她的對面,當她起身要夾我面前的菜時,讓我看到她那誘人的乳溝,而且還看到她那淡紫色的內衣,以及只有從這個角度才看的到的她胸前的小胎記,我的臉立刻紅了起來,而且下面的我也不安分的抬起頭了還好我的衣服夠寬鬆,夠大件,很自然的蓋住我的帳棚,也因為用餐時有喝酒,沒人會知道我是因為看到這等風景才臉紅的。
那頓飯吃的漫不經心的,光看她那美麗的胸部就飽了。
晚上吃飽就邊聊天邊喝酒的到十一點多,【】最沒酒量的大哥大嫂老早就倒回房間去了,十二點我們也收拾收拾便去睡了。
雖然有酒精的催化,但我一點也不想睡,滿腦子都是她的身影,下面也脹的不打出來不行,我就躺在床上打了一槍才睡。
一點多,我醒來去小便,經過她的房間,聽到一點喘息聲以及呻吟聲,雖然很微弱但我卻實聽到了。
我為了聽清楚點便貼著門,門裡傳來「嗯……阿……」,而且還夾雜著「啪吱……」的水聲。
不會吧,大嫂她媽媽正在手淫,聽的我都興奮起來,下面也翹的高高的。
突然,門往裡面開了一點點,心想死定了,會被發現,想要走時,發現聲音仍然持續著,原來沒被發現,太好了。
我就從門縫往內看,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一隻手放在下面的穴裡來回摩擦,發出「啪吱……啪吱……」,另一隻手則在她的乳房上不斷的搓揉,有時用兩隻手指轉著她的乳頭,嘴巴也輕微的叫著,我也開始搓揉我膨脹的陰莖。
「阿……嗯……呼……阿……阿……嗯……」
她的聲音越來越大,但是吵不到其他人的。
「喔……呀……呼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
她抬起她的臀部,手摩擦的速度也越來越快。
「阿……喔……喔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
她抓她的乳房也越來越大力,汗水也留了下來。
「呼……呼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
終於到達了高潮,下體正在抽動著,一臉滿足的表情享受著高潮的快感。
就在這時候,我突然失去重心,往裡面跌了進去,我抬起頭,她一臉錯愕的看著我。
我也不知該怎麼辦的看著她,相對無言了十幾秒,她才開口說話:「你,剛剛一直都在外面看我,看我,那個嗎?」
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剛剛上完廁所聽到房裡有聲音就……」
她紅著臉回答:「嗯……」
又沉默了許久,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也許是酒精的效力還在,我對她說:「可是妳真的好漂亮,妳的聲音,還有妳的身體都好美……」 突然發現我再說什麼阿,正想要道歉的時候,她就起身走過來把我拉過去坐。
「是我不好,沒有把門關好,讓你看到這重糗態。」
天阿,不怪我偷窺就算了,還怪自己。
「我丈夫過世的早,我一直孤零零的一個人,晚上都只能自己……就算我先生還在,他也無法滿足我,他的工作忙,晚上常常回來倒頭就睡,重點是他的那裡,簡單的講,他無法讓我享受應有的閨房之樂……」
講著講著就留下淚來:「那我都讓你看光光了,你要怎麼負責……」
因為那時她是沒穿衣服跟我講話的,所以我的陰莖還沒低頭過呢,聽他這樣講,彷彿在要我,原來這麼淫蕩阿!於是我就大膽的伸出雙手抱住了她,沒想到她竟然沒有抵抗,舌頭開始親著她的臉頰,她也閉上眼享受著,她的臉真的好美,我不斷的親吻著,並且嗅著她淡淡的體香,接著把舌頭深近她的嘴裡,兩片舌頭交廛在一起,我的手也摸著她的乳房。
她突然輕輕的掙脫,說道:「等一下,我先去沖個澡,換件衣服再來。」
等了十分鐘,她穿著一樣的連身禮服進來說:「我們重頭開始吧。」
於是我有開始親吻著她,隔著衣服搓揉著她的胸部,她輕輕的喘息著,鼻子哼著氣,我的手身到她的背後把衣服拉鍊往下拉,摸著她的內衣,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打開內衣的釦子。
「怎麼開呢?嗯……」
「嘻嘻,叫聲好姊姊就幫你開阿!」
「好姊姊,幫幫忙啦,我打不開。」
「還真的叫阿,我可是能當你媽的年紀了耶,好吧,妳叫的我高興,哪,拿下來了。」
她的手拿著她的胸罩,我就靠近聞,哇!好香阿!然後我又繼續脫掉她衣服,嘴也沒停過的親吻著。
她的衣服也真難脫,脫了好久,我的嘴開始往下移動,先是脖子,再來肩膀,然侯胸部,貪婪的親著,不肯錯過任何一個部位,不時伸出舌頭舔一舔,她也發著「嗯……嗯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的聲音。
親到腹部時,她還笑了出來:「阿……好養……呵呵……阿……」
我再從腳指頭往上品嘗著每一寸肌膚,小腿,大腿,接著是穴口附近了,發現她早已濕的一大糊塗,她還真是敏感阿,才手淫過還著麼容易濕,我繼續隔著內褲舔著她的陰戶,她也紐動著她的身體並且發出叫聲:「阿……阿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呼……好舒服……好養阿……」
「是不是該你幫我了阿?!」
我說著便脫去我的褲子和內褲,一隻堅挺的肉棒便呈現在她眼前。
「喔……好大阿!」
她說著就把我的肉棒往她嘴裡送,開始不斷的抽送,一下用手搓揉,一下又用舌頭舔著龜頭,舔的我好舒服。
「妳真厲害,對了,妳叫美琴是吧,我這樣叫妳可以吧!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阿……」嘴巴說著卻沒停下動作,一直幫我口交。
「喔……美琴……妳好棒……妳的技術真好……喔……」
我這麼叫著,漸漸的我感覺到就快要洩了,我就抱著美琴的頭開始加快速度抽送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阿……阿……美琴……妳弄得我快要射了……喔……」
一陣快感從下體往外洩出。
「阿……阿……我射了……」
一道精液狂洩而出,射向她的臉上,她很快的把我的肉棒塞回嘴巴,吸著我的精液,直到我的陽具停止抽動,才把它拿出來,並且吞下我的精液。
接著我讓她躺在床上,我蹲在床下,脫下她的內褲,把兩隻腳打開,嘴八湊上去,我的舌頭輕輕分開美琴的陰唇舌頭輕易的佔有了整個淫穴,她的淫水也漸漸的流出,我吸著這美味的甘霖。
美琴則呻吟著:「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阿……呼……」
但不敢太大聲,並且用大腿夾著我的頭,怕我離開他的下體一樣,漸漸的越叫越大聲,不管會不會吵醒別人,雖然房間本來就隔的滿遠的,而且當初房間的裝潢隔音效果本來就不錯。
我換成手指身近陰穴,不斷抽插著,先是一隻,兩隻,三隻,四隻,哇,塞進四隻了。
「阿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
她越來越淫蕩的叫著,終於,一股淫水往外洩出噴的我滿臉都是。
我的肉棒早已恢復成作戰狀態,堅挺的翹著:「我要進去囉……美琴……」
「嗯……好……快進來吧!」
她無力的說著。
我挺著大肉棒往美琴的陰道口塞入,她的陰道緊緊夾著我的陽具,開始緩緩抽送,這美麗的胴體就這樣被我征服了。
我雙手搓著她的乳房,她的乳頭早已硬挺著,我的嘴也舔著她身上的香汗,看著她那略帶痛苦的表情,我也更加賣力的抽送,抽插了好幾百下,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:「嗯……阿……喔……阿……好老公……插的……插的……我……阿……我好……爽……阿……」
竟然淫蕩的叫著我老公,哈哈!接著我們換了姿勢,她趴在床上,兩腳跪著,我從後面插入,不知是她快要高潮還是換了姿勢比較興奮,美琴的叫聲更大了:「阿……喔……痛……阿……可是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」
「阿……不要停阿……阿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
越來越大聲:「阿……我快高潮了……快一點……阿……喔……」
我也感到我快射精了,我加快速度抽插著。
「我也快射了……可以射在裡面嗎?」我問道。
「沒……關係……喔……今天是……安全……阿……安全期……射……射進來吧……喔……阿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阿……阿……」
她的叫聲表達了一切,她達到了高潮。
我也射出我那濃濃的精液,我親吻著她,我門一起享受著高潮的快感,陽具也開始縮小,實在不想拔出,我躺在她的身上,喘著氣,真是累阿!「我們一起洗個澡吧!」她拍拍我對我說。
於是我們就一起洗個澡,在浴室又做了一次,最後才依依不捨的回房,進入夢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