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呻吟聲


半夜呻吟聲(一)
這是一個深夜。
天氣有點涼,在黑暗中的早晨是淡藍色的;風吹的有點寒意,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慢慢地走著。他從口袋中取出一根煙,然後將手中的打火機按開。
當火光一亮時,他看到黑暗角落上有一個人影。在黑暗中像是星辰,他能確定對方是個女人,而且他也可以知道她是什麼人︰鄭慧……
就是為了她而被誤認是搶劫犯,被捉入獄。幸好失主鄭剛義要他找回失物做為條件,才答應保他出來,而免除了一場牢獄之災。但為何他一出獄,她就跟蹤他呢?
當她走近時,假裝無意的撞了了他一下。
「呀!」的一聲,「是你呀……王申,我等你出來,等得好辛苦呀!出來就好了。快,一切都別談了,跟我來。」她假惺惺地說著。
鄭慧將他帶至半山上一間屋子裡。
當他們一進入這屋子時,鄭慧就開始對王申挑逗,這一來使得王申更無法忍受這幾天來的空虛。
王申將鄭慧緊緊的抱著,鄭慧被王申握住了足踝,她「格!格!」地笑了起來。
王申伸出手指,在她的腳底輕輕地搔了一下,她的身子綣縮著,而且兩腳不停的亂踢。當她身子縮成一團的時候,她那兩條粉光細緻而修長的玉腿,幾乎全露在外面了,兩腿之間更是若隱若現。
王申看在眼裡,手指不由自主地在她光滑柔嫩的大腿上,輕輕地上下不停的滑動著。
鄭慧發出的笑聲,更是蕩人心魄。她的身子扭動著,像是想躲避王申手指的輕撫。但是從她那媚人的笑聲聽來,她又像是享受著王申的輕撫,又似在等待著什麼的來臨。
王申的手指,此時停了下來,停在鄭慧的身上。鄭慧也停止了笑聲,她的俏臉上泛起了一片緋紅色。
她在急速地喘著氣,隨著她的喘氣,她那飽滿的胸脯,和她那柔軟的小腹,在迅速地起伏著。
這時鄭慧握住王申的手腕,膩聲膩氣地說︰「你……看我怎樣?」
王申笑著說︰「現在看來,你是個頑皮女孩子!」
鄭慧咬了咬唇說︰「那麼,你等一會兒就知道我是一個既成熟、又懂事的女人。」
「那要等待事實的證明。」王申笑著回答。
他的手又向上移動,滑過了鄭慧柔軟滑腴的腹際,來到她那極富彈性的胸脯而停了下來。王申一隻手不停的忙於雙峰之間,另一隻手則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肢。
鄭慧此時已忍不住地發出低吟的聲來,她美麗的大眼睛中,泛出了一股水汪汪的神采。她纖細的手指,一顆又一顆地解開王申的衣鈕。
這時王申雙手一伸抱住了鄭慧,對著她的嘴就吻了起來。鄭慧把嘴張開,伸出舌尖給他吸允,王申吻得很熱烈,也很有技巧,邊吻還邊撫摸著她的全身。
鄭慧被她吻得口中「嗯!嗯!」地哼著,只得要她身子上上下下突出之處去刺激他、摩擦他,並且用一種迷迷糊糊的鼻音來表示她的需求。
這一來,王申的心頭不由得一陣的暢美起來,他的一隻手變得更放肆了。他把鄭慧的上衣解了開來。粉紅色繡花的奶罩露了出來。團似的肉球,透著幽香,露出白晰的膚光。他的手向罩杯內鑽進去,緊握著那對溫香豐滿而又有彈性的乳房。
「唔……」鄭慧快速地去捉住他的手,媚眼不斷地眨動著說︰「輕點!會被你抓破的!」
王申聽她一講,覺得自己也太用力了。
隨後他鬆開了手,脫去她的外衣,解下了那粉紅色的奶罩,那對青春的乳球便幌蕩在她的眼前。這兩個乳球,不但大、圓、而且挺脹的,彈性其佳,乳暈緋紅,乳蒂細小如紅豆。肉是白裡透紅,感覺是極為敏感的。
王申屈下身去,用嘴對著奶頭就吮了起來。
鄭慧感到一陣熱流,傳遍了全身。雖假意的避了一下,可是依然把胸脯向他挺了過去。王申吮著一個奶頭,一手摸著另外一個,又揉又捏的。鄭慧感到全身趐嘛,人也覺得有點輕飄飄的。
此時王申如獲奇珍異寶。即入寶山,哪能讓空手而回呢!
他揉捏著那豐滿的肉球,另一隻手又去力爭下游,他緩慢而又節奏地滑進,滑過了小腹,揉著一個暖融融的賁起地帶。
王申不自禁地說︰「你真是一個令人著迷的尤物啊!」
鄭慧那雙修長的玉腿,此時更佳無所適從了,她蹬著腿搖擺不定,一雙高跟鞋早已踢開了,王申的動作更加劇烈,她不能不自動地把裙子的拉煉弄開。
王申也是急如星火,連拖待拉的便將她的裙子給脫了下來,【】現在她身上僅剩下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了。
面對這活色生香,凹凸分明的美好胴體,他的眼球就像要從眼眶跳出來!喉嚨裡忽然發出「嗯嗯」的怪聲,只差點沒把口水給流出來。
鄭慧她全身都露了出來,身上的皮膚白中透著紅潤,細嫩無比,一雙修長的玉腿均勻而又柔潤。白色的透明內褲,緊緊地裹著肥厚的肉丘,陰戶也能看得清楚,真叫人著迷,也令人血脈膨脹。
王申看在眼裡,想在心頭。這餐美食,必得好好地享受它一番,才不辜負了造物者的這美好傑作。
他迫不急待第一把抱著她往床上一放,鄭慧也趁勢地向床上一倒躺了下來。她心房在急速地跳動著,臉上浮現著紅滑的色彩,一雙水汪汪的大眼,像是在渴求什麼似的直望著王申。
他那熟練的手法,以最快的速度,脫下了他那身上僅有的障礙物。慧故作羞狀,一隻手圍在胸前,另一隻手掩著她那長滿芳草的私家小園圃。
但是,別說那一雙三十六寸的豪乳無法掩藏得了,就是她那迷人的小家園亦不能盡蓋,皆因春色方濃,繁花正盛。
「嘿嘿!你還害臊哪……」王申的聲音帶點沙啞。
他邊說著邊把自己身上物解了下來,變成了伊甸園中的亞當,全身上下無一處不是堅實健壯的肌肉。王申除去身上物之後,便將那結實的身子偎過去,他輕輕拿開鄭慧的手,眼光像給磁鐵吸住了!
「你的身材是超級的,即使吹毛求疵也找不出一絲兒缺點來,鄭慧,你真是上帝的傑作。」
鄭慧摸摸他的臉頰,妮聲問︰「你說什麼?」
「吹毛求疵!」他吃吃地笑了起來。
她立即將手拿開。「咭!」的笑著說︰「你吹吧!」
王申這回可看清楚了,他眼前一黑,怪聲叫著︰「嘩!你是個森林之女!」
的確,一座比美原始森林的奇景,黑壓壓的呈現在他的眼前,小腹下面的小丘在茂密的森林中高挺著,又長又黑的陰毛完全覆蓋著,只見黑黑的一大片。
眼前所及,立即觸發了他疾進探險的衝動,他的手開始搜索了。
這時鄭慧忍不住地把腰肢亂扭。王申的手非常刁鑽,他尋向小丘缺口的潤澤處,同時還欲行又止的,把鄭慧逗得嘴乾舌燥,不其然地悶哼出來。
漸漸,他手所到之處儘是濕淋淋的、滑潤潤的,小丘中不停地滲出泉水來,而且越來越多。
「噯……你快不要這樣又揉又捏的……」她氣咻咻地扳著他的肩呻吟著。
「為什麼?」王申明知故問。
「你……這樣又揉又捏的我好難受,又趐又癢的真快受不了,較人家全身都軟了……」
「那表示搔到癢處了,是不是?」
「唔!你這個促狹鬼!」鄭慧不得不將她那兩騙灼熱的嘴唇迎了過去。
當四唇再黏在一塊時,她的身子微微抖動著,又軟又滑的舌頭吐入了他的口中,他吮得異常的貪婪。鄭慧的腰兒,也起勁的扭了起來。
王申的手指,這時更加重了力道。她不由得打了個寒噤,顫抖著。
真的,她這時被逗得全身都軟了,軟得好像最後一絲氣力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只是在她滑膩的玉腿內側,淫水如泉般地瀉了下來。
王申這時也慾火高漲,他用力地貼緊她。她那凹凸分明的胴體,不斷地給予他奇妙的反應。尤其是那對豪乳,就像打足了氣的皮球不甘蟄扶的在兩人之間被壓得變了形,而且不停的來回摩擦著。
他的一雙手早已繞到她的腰後,牢牢地抱著她那更富有彈力的豐臀。
她的淫水流的好多,就連臀部也濕了一大片。
「喲!我的……好哥哥……我……」
到了這緊張的時刻,軟弱無力的鄭慧,也變得非常心急。她非急不可的,只因她著實被王申挑逗得趐癢難耐,她此時多麼需要她那堅實的勁力來充實自己。於是她的手也開始在搜索著,而且顯得比王申更為熱情、更為急迫。
當她的玉掌握住了王申那根火熱熱、硬得如鐵棒的陽具時,心中一跳,同時口中不自覺地「喔」了一聲。她一腿擱起,另一腿剛抬了起來,壓在他的腰間,擺出了非常誘人的姿勢。
王申再也忍不住了,將她緊緊地摟著。
鄭慧這時不再將那豪乳在他胸前亂碰,同時將那手中的大陽具引導進入她那奇特的迷魂洞內。
王申一個快速大翻身,將身體重重地壓在鄭慧的胴體上,他佔有了奇妙的溫馨世界。
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鄭慧也被王申殆盡了一個奧秘的快樂天地。那根七八寸長的大陽具,此時已完完全全地進入她那奇妙的小穴洞中。
鄭慧搔癢難耐的小穴如久旱逢甘霖,渴望了好久,總算苦盡甘來,被他插得充實快感無比!
王申又何嘗不是一樣?幾日來的空虛,現在得好好的發洩了。他奮勇地前進著,深深的衝擊。
王申是此道高手,將她引至最後關頭之後,再來個大進擊,才能收到事半功倍,豈不百戰百勝!
在一陣急抽猛插之後,更把她的纖腰環抱抬起,亦發使他能得心應手,下下直抵花心,招招辛辣。
鄭慧氣喘著,兩眼露出極為悅快的光芒,她斷斷續續地說︰「你……你真是個……男人中得男人……我真不知該……如何來感激你才好……」
王申得意的說︰「啊……甜心,你快活吧?若是快活……就儘管大聲地叫出來……我會使你得到最大的滿足!」
她已被插得心花怒放,臉上現出非常銷魂的表情,鄭慧這時也不甘示弱的將豐腿挺聳了起來。
他的動作越來越急,但她沒有叫。不過從她那迷惘混濁的呻吟聲浪聽來,比之浪呼的叫聲,更加能讓人神魂顛倒,這可從她的表情及王申的勁道上看出來。
王申這時用盡全身的力量,將鄭慧的纖腰摟得緊緊的,似乎非將她的腰肢折斷不可地埋頭苦幹著。而她的一雙玉腿,更是擺動著出神入化。時而擱起,時而緊纏著他的腰際。逼得王申氣喘不止,一身是汗。
鄭慧這時也俏皮地學著他的口吻說︰「你快活……就儘管較出來吧!」
「噢!」王申似怕回答她也會耗費體力,只輕應了一聲。
他的身子拚命地起伏,狠勁地猛干。他狂了起來了!
那份雄剛,那份熱力,那一種生命的急激脈搏,直透入了鄭慧的心扉,而且是繼續不斷。
她不禁「咿咿!唔唔」呻吟著,她的玉手,緊抓著他雄厚的背肌,鄭慧再也禁不住了。
「快……王申……快……唔……好好……再深些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用力點……唔……噯喲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花心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嗯……」
她又叫又哼的,快活得真想死去,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瀉了出來。
王申給予她如此強烈的快感,他越戰越勇,似乎不給她有喘氣的機會,鄭慧越叫越能使他感到刺激興奮。
當他全力衝刺時,鄭慧那塊最幼、最嫩的肉體也被他牽引、帶動、排擠,彷佛是依附在他的身上。
兩人的身子緊緊地貼著,鄭慧的身子隨著王申的衝擊而起伏,她的纖腰就快被折斷了,雙腿縮至他的肩上,媚眼如絲地叫著︰
「噯喲……喔……我……穴內又趐又癢的……啊啊啊……用力點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噯……樂死我了……快……再給我更多的滿足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美……舒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噯……我整個人都給了你了……嗯……」
王申興奮得抬起鄭慧的大美臀,他急喘著叫︰「是的……你已全部把我給吞下了……連根都不見了,一桿到底……我要穿裂你得小穴!」
他邊喘著邊說,同時用盡全身力量猛幹著,似乎真想幹裂它才肯罷休。
然而在鄭慧聽起來,不但不覺得可怕,卻感到有說不出的刺激味道,她也叫著︰「那你就狠狠地干我吧!」
她快感無比地咬牙切齒,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著他那結實的肌背。
「你愛怎麼幹就怎麼幹,只要你能感到快樂,用什麼方法對付我都可以,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。」
王申的一雙手把她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撐起,七、八寸長的陽具,快而很地插了進去,緊抵著花心,用盡全身的力量,又磨又搓著。
這一招,讓鄭慧真有窒息的感覺,她既舒服、又難過。只因他此時的確太強了、太拚命了,猶如欲將她置於死地。打從穴內深處,感到有一陣陣癢癢麻麻的電流,正在迅速地傳遍她的全身,而且越來越強。她死緊地勾住他